欢迎访问南京市太阳城小学!
  • 文章标题
  • 文章摘要
  • 文章内容
  • 全文搜索
博爱 · 创新 · 阳光 · 责任
bj

栏目导航 >>

新教育的儿童课程

浏览数量:3     作者:本站编辑     发布时间: 2019-07-18      来源:本站

在物质文明的飞速发展中,童年却充满了危机:电视文化、网络游戏、不良读物、应试教育等童年的杀手,潜伏在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,随时准备着吞噬孩子们的闲暇、良知和身心健康。尤其是电视和网络,让我们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儿童的天真、好奇渐渐退化,然后扭曲成为伪成人的可悲面目;应试教育剥夺了儿童的闲暇、游戏、个性,让他们过早地学会争斗、算计、幸灾乐祸。
     对于这一切,批评也好,禁止也罢,似乎都是无济于事的。除非我们有更好的东西真正走进孩子的生活,走进孩子的心灵。所以,在设法把电视文化、网络游戏、不良读物、应试教育从童年生活中清除的同时,我们还应该给予他们一种积极的生活方式,培养他们健全的心智,让他们能够从容地应对一切生活的诱惑与压力,平安地度过危机重重的童年。  

最近几年,我们新教育团队一直在努力探寻着这样的积极的儿童生活方式。“晨诵、午读、暮省”,就是我们的探寻成果之一。

晨诵:用诗歌开启新的一天

 每天清晨,在生命的黎明,你让儿童吟诵什么?几千年流传下来的儿童晨间机械地读经或者背诵课文的晨读,曾经引发了绝大多数人的反对,最近似乎又有卷土重来的趋势。但是,新教育实验认为,晨诵的目的主要不在于记忆未来可能用到的知识,不是为了进行记忆力的强化训练,而在于丰富儿童当下的生命,在于通过晨诵,既养成一种与黎明共舞的生活方式,又能习诵、领略优美的母语,感受诗歌所传达的感恩、优美及音乐感。所以,新教育实验开发的晨诵,是一个结合了古典诗词、儿歌与儿童诗、现代诗歌的复合课程。词句优美,儿童在吟诵时可以感受与理解,传递人类美好的愿望与情愫,是新教育晨诵的三个基本特点。

我们给晨诵取了一个非常诗意的名称:与黎明共舞。希望孩子们在每天的黎明时分与经典诗歌共舞,让他们的生命在每天的第一时间得以舒展,灵魂得以灵动,师生共同传达一种愉悦、饱满的精神,并以此开启一天的学习。当然,所谓晨诵,也并不一定局限于“清晨”,其他时间也完全可以进行。

晨诵吸取了传统的读经强调内容的经典性以及大声朗诵的经验,但是与读经运动强调在孩子记忆的黄金时段记忆大量的经典,等长大以后会慢慢地理解的方式不同,我们特别强调所选诗歌是以儿童当下的经验所能够感受到的。

晨诵的主要形式有:晨间诵诗、日常诵诗、生日赠诗和情境诵诗。晨间诵诗提倡在一定的时间内,用同一首诗歌来“开启”黎明,为每一天注入生命的源泉。这个一定的时间可能是一周,一个月,甚至一个学期。这样的诗歌,往往需要千挑万选。晨间诵诗一般都是那些意义深远的诗,既能够让孩子一下子感觉到它的力量与美,又无法对其全部奥秘进行把握,每一次朗诵都会带来新的感悟,而从新的感悟中又将萌生出新的力量与美。因此,晨间诵诗是需要反复咀嚼、吟诵、玩味的。

日常诵诗的内容可能达不到晨间诵诗那类诗歌的“无数次打动人的灵魂”的高度,但也必须是优美典雅的、天真纯净的、奋发向上的,更重要的是,是儿童以当下的经验能够感受得到的。日常诵诗是晨诵的“必修课”。

生日赠诗是最受孩子们欢迎和期待的一种晨诵形式。在每个孩子过生日时,新教育人都会精心选择一首诗或者一个故事进行改编,如金子美玲的《向着明亮那方》等,把学生的名字嵌入其中,然后让全班同学一起朗诵给他。这首诗一定是当下最适合这个孩子的,也一定是暗含了他的将来的,所以具有“唯一性”。许多老师还把学生日常学习生活中的一些细节表现及作业、作品等拍成照片,和生日诗一起做成漂亮的课件,展示给孩子们,让人终身难忘。

情境诵诗则是在特别的日子,或者是特别的场景,有针对性地选择一些诗歌。比如教师节、母亲节等节日时诵读一些写给教师、写给母亲的诗歌,再如汶川大地震发生后,选择一些悼念遇难同胞的诗歌,等等。在不同的节气,随着气候的变化和校园环境的不同,我们还进行了“在农历的天空下”的晨诵探索,用诗歌、音乐、绘画,让孩子们共同见证自己的成长,见证大自然的神奇,见证教师与学生共同编织的生活。目前,新教育实验已经正式出版了《中华经典诵读》6册,并正在进一步编制更能体现以上晨诵思想的晨诵本。

 午读:用美丽的童书滋润童年

 新教育实验认为,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就是他的阅读史,一个民族的精神境界取决于这个民族的阅读水平,一个没有阅读的学校永远不可能有真正的教育,一个书香充盈的城市才会是一个美丽的城市。所以,新教育实验把阅读作为“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”的基础工程,把营造书香校园作为六大行动的基础。通过推进师生阅读,与伟大的智慧对话,让我们的精神丰富起来,让我们的社会不断走向崇高,是新教育人的梦想。

作为新教育儿童生活方式“晨诵、午读、暮省”的午读,就是我们推进阅读的一种努力与尝试。午读,代表的是整个儿童阶段的非学科性质的阅读。其中的核心内容就是阅读属于他们自己的童年书籍。

在新教育实验的早期,我们曾经编选了《新世纪教育文库》,为孩子们推荐了小学生100种必读书目、中学生100种必读书目。但是,随着实验的推进,一些问题越来越迫切地摆在了实验老师的面前:我们能确保这些书籍是最优秀与最适宜的吗?对一个具体的儿童来说,他能够读什么书?一本《爱的教育》,真的能够适合1—6年级所有的学生吗?再进一步讲,许多孩子喜欢读的读物,它们真的适合孩子的成长吗?

为了解决以上的种种问题,新教育实验自2006年起,开发了“毛虫与蝴蝶——新教育儿童阶梯阅读研究”项目。我们认为,不同年龄的儿童,由于心理发展阶段的限制,他们能够读懂的童书是相对有限的,我们要从大量的童书中寻找出每一年龄段儿童能够阅读的书籍。

新教育认为:生活在不同的语言里,就是生活在不同的世界上;共读一本书,就是创造并拥有共同的语言与密码。共读,就是和读同一本书的人真正生活在一起。如果没有共读共写共同生活,教师与学生、父母与孩子、学生与学生,就是同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。所以,我们倡导亲子、班级共读,通过共读一本书,共写心灵真诚的话语,实现师生之间、亲子之间、同学之间乃至老师和家长之间真正的共同生活。实验开展以来,通过共读,发生了大量感人的故事,改善了无数亲子、师生、家校关系,让大家真正地感受到了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。从某种意义上,新教育实验是将共读传统的恢复,视作改良教育的突破口。

新教育认为:童年不是一个静止的房间,它是一段由浪漫到精确,由粉红到天蓝的彩色阶梯。二年级和四年级,不是相近的两个教室,而是隔了几重天地的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。因此,每一年的阅读,也就应该是符合它们各自的不同特点的。在低年级(1至3年级),我们倡导读写绘结合,用阅读图画书、讲故事、用图画表达与创造相整合的办法,来让低幼儿童的学习力与创造力得到自由地发挥。在中年级(3至4年级),开始逐步从绘画中淡出,而加大文字阅读;结合讲故事,加大整本书的主题探讨;并开始进行历史故事与人物传记的阅读。在高年级,则主张共读方面以主题探讨为主,加大自由阅读的量,加入自然科学方面的阅读,将阅读与儿童文学创作相结合。在实验中,这种有针对性的阅读呈现出非常明显的“治疗效果”。许多儿童都自觉地开始远离电视、远离游戏,整个精神面貌,有了非常明显的改善。


主办单位:南京市太阳城小学教育集团  |  地址:南京市太阳城小学 电话:025-84363538
苏ICP备11067032号-1